發文作者:oskarshen | 2008/10/23 星期四

來去三多圓環「騎馬仔」?!

本文作者:shinichi@diaspora
撰文時間:2006.03.21

軍歌以及軍中蔣介石銅像拆不拆,在最近都引起一些爭論。但是,早在台灣反對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戲弄作賤蔣介石銅像的舉動,每每成了當年挑戰威權的必然風景。

今之看來,許多關於蔣介石銅像,甚或其介如石的偉人塑造故事,可真是令人莞爾再三。中正路、介壽路、中正堂、銅像捐獻運動、甚至蔣中正廟的出現,都是那個動員戡亂時代造神運動下的產物。

其實,早在蔣介石還沒駕崩掛點前,各界便有豎立蔣介石銅像以資為PLP的風氣出來。在空一格蔣公六秩晉八華誕中,簽名祝壽、懸旗結綵、布置富麗堂皇的壽堂、吃壽麵壽桃等,都是各界諂媚獻殷勤的一貫手法。那年,便有省立台中農校的民族救星銅像的揭像典禮的被報導出來。民國55年,中學生月刊為慶祝創刊十週年,並表示對空一個蔣公的崇敬,更鑄造大中小型的浮雕銅像,上書「總統蔣公」,左右傍以「河山並壽、日月重光」,並開放各機關預約鑄造。只要世界偉人生日,新的銅像又會被豎起街頭。爾後,世界偉人掛點後,鑄造銅像的運動,更是像癌細胞一樣到處拓染滋生全台各地。據小說家林雙不統計,最高峰時全台有超過4萬多座蔣介石銅像。從中山高速公路往南排列的話,則數量可能多達每十公尺就一座之譜。

當然,高雄市三多圓環也不惶多讓地豎起一座蔣介石騎馬的銅像。但這座「騎馬仔」的臭頭仔(民間對蔣介石的暱稱喔),打從豎立伊始,其多舛的命運,真可說是一頁台灣戰後歷史的縮影呢。

立於高雄市三多路與中山路交接的「騎馬仔」銅像,是民國六十年時,那位愛P蔣介石LP的高雄市長楊金虎時代,由唐榮前任董事長唐傳宗捐獻鑄造的。先說這位楊馬屁市長,其把原本稱做打狗山或柴山,爾後在日本昭和天皇任太子時,遊歷至柴山並居住一晚,時任台灣總督田健次郎為P昭和太子LP,被政治馬屁染指並更名的壽山,進一步易名為「萬壽山」,以表蔣公之萬壽無疆之意。

捐建銅像豎於三多路的唐傳宗,乃是唐榮鐵公司創辦人唐榮的兒子。唐榮公司於1960據說因為財務的問題,被國民黨強制接充公收改為公營事業。至於,唐榮公司是因為官方說法的財務缺口造成政府強力接收介入,還是因為唐榮拒絕接收國民黨轉介的千位榮民進駐工作而得罪當局,或者是因國民黨內部派系陳誠與蔣經國鬥爭下被犧牲,實是不得而知。但是,唐傳宗在民國60年捐建此座立於三多圓環的騎馬銅像時,卻是風波不斷。

由於此座銅像的馬頭與蔣介石都面向西邊,因此,唐家不知在哪得罪而莫名冒出來的小人,遂趁機向主子大進讒言咬耳朵云,此乃懷恨在心的唐家詛咒蔣公「日薄西山」的暗喻,此舉導致唐傳宗捐建的三多路圓環「騎馬仔」銅像頻生風波。之後,某位扮演唐家的不知名貴人向層峰進言說,此銅像朝西乃蔣公西進揮軍反攻大陸之意,博得龍顏一笑,因而化解了唐傳宗此一捐建蔣公銅像的風波。古人說,伴君如伴虎,從唐傳宗P蔣公LP的風波故事看來,真是所言不虛。雖然,在解嚴之後,唐傳宗也對外說,那座銅像乃是叫蔣介石滾回大陸去,但這都有馬後砲般添色加彩的解釋了。

之後,這座立於三多路圓環的騎馬銅像,每每成了民進黨或無黨籍政治人物的抗議造勢對象。在1989年1月15日,時任民進黨籍國代黃昭輝與議員林黎琤率領群眾至圓環逗留唱歌並高呼口號,而與苓雅分局警察發生流血衝突。這被聯合報名之為「一一五毆警案」的衝突,總共有六人被起訴。之後,同年8月6日晚間,號稱用「奶頭對拳頭」的工黨人士許曉丹,選擇在圓環銅像賣口香糖、唱歌,並坐上銅像噴水石牆上演說,希冀民眾支持,招徠群眾聚集,引起警方一陣緊張。緊接著,高市第一選區國代候選人蔡朝鵬亦學習南區政治人物,選擇以蔣介石銅像作為秀場,推出「奇招夜襲,漂白蔣介石」,並準備從中華路與九如四路口的蔣介石銅像出發,開始往南挺進到三多路圓環的騎馬仔銅像,沿路將蔣介石銅像噴上白漆涂上標語。

直至,1992年12月9號,時乃萬年國會終結後首次全面改選的前夕,無黨籍候選人蘇秋鎮率眾拿蜂炮、橘子、油漆包企圖向銅像砲轟,並拿梯子準備爬上銅像上,而招致與警方的衝突。當然,之後更有候選人請怪手開拔到三多圓環,準備自行剷除銅像等等的挑釁。三多圓環的蔣介石騎馬銅像,打從矗立伊始真可說是多災多難,不知道是否乃因居於路衝之關係,風水不佳導致風波頻生所致。

1994年6月7號清晨,高雄市政府據說是「基於高雄都會的交通發展」拆除了這矗立23年歷史的騎馬銅像。在出動三輛怪手、一輛千斤頂吊車,以及市府人員焚香祭拜並舉行簡單的三鞠躬禮之後,這座銅像遂被拆除並運送至位於高雄縣鳳山由陸軍軍官學校認養,並重新豎立於校內至清樓門前。當時,銅像拆除遷移的時候,是以交通都會發展為藉口,避免跟政治威權鬆動的說詞掛勾,同時,報紙亦並訪問報導了附近的多家百貨公司的看法,企圖營造出銅像是在商業發展下被撤遷;不過,值得探究的是,為何威權陰影的遠離,現實上卻往往由資本家進行接手呢,這裡頭必定大有的文章。

事實上,此座立基於三多圓環的銅像,乃是以1926年那個空一格蔣公誓師北伐的歷史形象所鑄造,且是由228事件中在嘉義噴水池前,被國民黨槍斃示眾的那位在台灣優秀畫家陳澄波的女婿蒲添生所雕塑。據說,出自國寶級宗師蒲添生的作品,其價值都在上千萬元以上。因此,高雄市三多圓環此座蔣介石騎馬仔銅像,亦就同時具有威權、藝術與市場價值三種特性。

之後,隨著台灣的愈趨民主化,民眾對待蔣介石銅像的態度,亦就更加赤裸。如同,民國92年中央大學的蔣介石銅像頭被人割斷,導致屍首分離;又如,前一陣子的蔡明亮的那個擬似A片「天邊一朵雲」裡頭,更出現陳湘琪在蔣公銅像前大跳豔舞與在其雙腿上磨蹭的畫面。蔡明亮直言,蔣公既然是個男人,高聳的形象宛如陽具,「且立於故宮夠久,夠寂寞」,於是陳湘琪對銅像的摟抱,算是對蔣公的安慰犒賞。

看了蔣公銅像的故事,好像亦就迅速翻覽了台灣戰後的歷史一般。從鑄造銅像祝壽、銅像造神、抗議威權的象徵、到銅像斷頭與磨蹭陽具的譬喻,台灣就這樣走了過來。

回到高雄,每每經過三多圓環,雖然,騎馬仔的蔣介石銅像早已消逝,但是,從此次蔣介石銅像要不要撤出軍校的事件,並被立委拿到議事廟堂上質詢討論的內容看來,實是令人不得不懷疑,銅像是撤除了,但其實「每個人心中卻都有一座蔣介石銅像」?!

後記:文章寫完之時,突然想起這輩子亦曾經對蔣公銅像做過最溫柔和親暱的舉動。那是大學時,某日去到三民主義研究社(後改名為領導菁英社,就是哪種國民黨職業抓耙仔學生社)找社長和其社員閒聊時,由於不知怎故的,這社團的人都龜縮得很,因此讓人特愛捉弄他們。那天,進去其社辦時,突然發現門口一座小蔣公銅像,蔣公原本光亮的頭上被灰塵染得是黯然失色。看見蔣公銅像被三民主義研究社疏忽之際,於心不忍的我,馬上斥責那位龜縮的社長怠忽職守,當下吐了口水在蔣公頭上,拿起擱在旁邊的抹布,將蔣公頭上的灰塵給拭去恢復閃閃發亮的頭頂,熠熠動人的頭頂,果真光芒萬丈,讓吾心中無不驚呼此乃民族救星世界偉人之像啊!龜縮社長見了大驚,欲將我驅之別院,但卻被我反唇相譏。那年,我曾經溫柔地撫摸過蔣公的頭喔!!

廣告

Responses

  1. […] 光輝十月,領袖再見! 趁著「光輝的十月」,這個秋意漸濃的月份,時代精神準備了三篇不同作者對於「領袖」概念的討論。它們分別是:「領往死、或引向生?」;「國王的新衣」;以及「來去三多圓環騎馬仔」,請各位慢慢享用。 […]

  2. 時任台灣總督田健次郎為P昭和太子LP←日本並没有「昭和太子」這個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