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brianmay8989 | 2009/01/07 星期三

話語的貧困:超克臺灣社會研究季刊

《台灣社會季刊》(下稱台社)為本地進步/批判分子的主要閱讀刊物,多年來針砭保守、倡議批判,雖歷經多次筆陣變革,仍不掩其貢獻。然台社對於後威權嚴辭攻擊,於新威權方起容忍,究是令人不解。為此,困於思,個人乃拾卷重讀台社二十週年會議論文,雖因於所學不足,彷彿又回到了過去困頓於知識林的學徒的心情,然此部分的不堪本應由我自己概括承受。希冀以詳謹的自我批判與痛苦的自我超克中,各個專業、國界、場域的先知在清晰的春夢場景下發放神諭下,皆許我在記錄中自我解放,所以,請讓我淺描這件透明的國王新衣,是為記。

台社的第一步為自創新詞,例子不勝枚舉,凡前/後、超/破、結合詞如巫毒民族主義、民粹威權主義等,甚至連「/」的使用也堪是臺灣翹楚。而這個創造新詞的意義,當然是相對於舊的詞彙而言。台社承繼了中國五四以來的批判精神,傳統的用詞對於當代思想進展來說當然是莫大的窒礙,因此創造出與舊詞有別的新詞彙,其存在意義並非「標新立異」,而是對所有落後的、反動的思想勢力,包括西方民主、民族主義、資本主義下之生產方式與生產工具獨佔等現象,進行在地化的知識實驗。

身為人文思想的基/激進前鋒,台社的步伐不會停止在新詞彙、新概念的建構,因此他們的第二步,是在區別新/舊之後,對舊詞彙(概念)的掃入歷史矛坑的鬥爭動作。就此,台社對於舊詞彙(概念)的鬥爭不可一日嘎止,必須對這個用語進行歷史化的超歷史化的世界行進過程。舊者不合時代之因,起於對於歷史有著斷裂式的理解,因此導致進口式的、後設理論的殖民主義式的西方民主論下的刻板印象沿用,對於歷史缺乏縱深/身的瞭解,使主客區別的二元邏輯,再次出現於當前的自我觀念建構。所以第二步鬥爭的第一小步,就是重新回到殖民戰爭所致的近現代東亞史悲劇之中,重新完成歷史/主體的認識。再者,當前的詞彙(概念)理解,必有被歷史中的未來超越之日,因此語言的既有結構,亦是阻擋我們對更深刻的世界主義式主體進行重構的阻礙之一,所以複合詞彙的創造,嚴謹的意義上是為了實現一種對當下詞彙反動性的嘲諷,進而達成所有詞彙與概念的反身性理解。

在經歷了抽象的、日常語言領域的鬥爭活動之後,前述的新詞彙已然失去了它們的創造力與批判力,因此,必須走向最後一步:跨越所有界線的聯合論述!就如Laclau and Mouffe所稱的多領域的相互結盟策略。審視現有的運動綱領,必然受到國家機器、既有意識型態、以及反動派人士的挾持,有鑑於此,對於現有實務/論述成果的自滿,將是完全解放態度的自我設限,所以台社作品的最終啟示,就是現有之界域終將被超越!臺灣的性工作者權利必須與中國的人獸交運動結盟,新移民女性的生存權利,並不違逆零八憲章所指稱的基本權利宣示,而北愛爾蘭獨立軍的長期反抗經驗,將授予G9場外反資本主義鬥爭的反抗資源,並於拯救努特與團團圓圓等瀕臨絕種動物的環境生存權與工作權運動之中,進行最後的戰線聯合解放!

廣告

Responses

  1. 跨越界域 , 讓所有的解放的經驗與力量彼此衝擊!
    這也是我在參觀了台北雙年展之後, 心裡興奮又感動的原因之一–那真的是一場跨越界域的藝術行動大展啊! 也許可以說是反全球化運動的繽紛呈現. 而這一切, 竟在這反動的台北城裡集合著.

    我覺得自己這篇文章
    “鄉土隨人去流浪", 也是在做這個方向的努力 .
    http://blog.roodo.com/karlatheo/archives/8038993.html
    http://blog.roodo.com/karlatheo/archives/8045067.html

    還有一年前的一篇討論"慈光歌"這個符碼的文章
    http://blog.roodo.com/karlatheo/archives/5566729.html

  2. brian的憤怒,我可以理解的。

    1996年看一些年輕學社會學的朋友起勁地辦”台灣觀點”雜誌,一方面佩服這種努力要為多變的台灣社會與政治尋找最新的語彙來言說的自我期許,另一方面,卻有著brian現在所感受到的焦慮與不安,學術的遊戲逐漸和現實面拉得很遠,意圖多元與包容,卻在誠懇中無法看見自己的限制與偏見,這都是認真的思考者不小心就會掉入的陷阱。

    但我還是肯定這種不斷努力要打破界域的做法。

  3. 希望作者的死中復活不會造成驚嚇。
    台社在某個程度上,的確(企圖)達成解放實踐與知識建構的意義,尤其是在1990年代初期引進的大量當代理論,我想給予青年學子濃霧中的微光之感是不可否認的成就。
    但是基進理論所蘊含的知識建構方式,卻使得一些奇異的前提,與遊戲式的(卻又菁英式的、脫離脈絡式的)說法,逐漸降低其可能的進步性與影響力。我認為這個轉變的構成,不僅知識分子應慎思之,學習者亦應慎思之。

  4. 1. 死掉的作者復活了(大驚),因此部落格寫作的想法逸出了羅蘭.巴特的想像範圍。

    2. 名詞的製造得要新底蘊,用新詞講舊事,可能還是標新立異的姿態感強過實幹

    3. 不怕創新詞眩惑讀者,怕的是賣假貨,吃了內含沒那命(三聚氫氨)的思想毒素,這個問題在台社企圖的思想propaganda上履見不鮮,遺憾。

    4. 多講些證據,少談點思想,期待更明晰的批判,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5. 5. 附帶一問,如果行動的語言要取代遊戲的語言,如何致之?這是真正要關心的實事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