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 Schmitt與時代精神

一直以來,法律、政治學界對Carl Schmitt可以說是愛恨交加的心態。厭惡者認為他是保守的、右派的、反動的學者,甚至貼上納粹御用法學者的標籤。愛好者認為他尖銳的批判,點出法律、政治在實際運作上不可迴避的問題,透過他的挑戰,可以讓共和主義、自由主義獲得更完善發展的可能。

Schmitt的見解,固然有其特殊的背景和詮釋的對象,雖然距今快要超過100年,但透過他的學說,作為討論現實上法律或政治問題的切入點,仍可以獲得許多啟發。無論是站在他的反對面正面回應他對自由主義、共和憲政主義的批判,或是站在認同面檢視他提出的敵友關係、主權概念在當代的適用性。

台灣,作為一個新興民主國家,遭遇到的最大的困難之一,莫過於對台灣的定義。可以是國家認同的問題、可以是民族建構的問題、可以是市民社會解構與重構的問題、甚至也有些人認為是一個國家的分裂與統一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任何宣稱進步的共和主義、或是激進的台灣民族主義,在Schmitt眼中,都不得不碰觸畫線以界定我群、他群;建構、重構、解構主權等問題。

時代精神不因時間的前行而忽略前人的質疑、挑戰、或是特殊的見解。反而應該將這些歷久彌新而且尚無解答的質疑,放在當前的框架下來重新省思。為此,Zeit Geist中的幾位成員,提出他們眼中的Schmitt與台灣、Schmitt與當前憲政問題、甚至是Schmitt與共和主義的再次對話。

其中,Oskarshen的文章提醒了我們,敵友關係作為政治本質,不應該被視為洪水猛獸,在台灣與中國的關係脈絡下,如何在當前的氛圍下畫出最有利於台灣的這條線,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Nagasawa的第一篇文章直接道出台灣與中國的緊張關係,以及馬政府去政治化、去主權化的問題;第二篇文章則是提出Mouffe轉化Schmitt的敵友觀點,從內外不同層次來降低政治上確立我群的保守性格與排外性格。kojeve則是從美國立憲的起頭we, the people作出發,指出即使是高舉共和主義大旗的美國,在建構共和主義的過程中,也是不斷的利用敵友關係帶來認同的效應。除了這些文章以外,sanshirou摘引了一些網路上的討論,雖然引起一些技術上的爭議,但無損於對這個主題繼續討論下去的價值。

Schmitt的見解是洞見、是警語、還是危言聳聽,大家心中或許都有主觀的答案。但是他拋出來的問題,至今困擾著台灣,是無庸置疑的事實。我們希望有更多好的討論,集中在這一系列的問題之上,共同為關懷台灣而努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