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zauzau | 2008/10/23 星期四

領往死、或引向生?

民主社會脫穎而出的國家領導人,雖然正當性來自於法理,但同時多少都會具備魅力型的色彩,特別當社會分裂嚴重、政黨對抗白熱化、大眾危機感強烈的時刻,人們總會期待卓群不凡的領袖,帶領大家衝出一條新路。

魅力型領袖因為深受民眾的信賴,擁有極大權勢,其價值觀很容易被跟從者接納成為己身的信仰,成為具有支配力量的意識形態。當這種意識形態籠罩整個社會,開始壓制其他的聲音、不容許異見存在,魅力型領袖藉此掌控更多權力,就會成了獨裁者。

在個人主義盛行、相信人性本惡的民主政治社會中,或許可以因理性除魅而降低魅力型領袖的威力,權力制衡的政府設計也可降低獨裁政治形成的機會,不過,魅力型領袖仍經常順勢而起,為陷入危機的社會提供方向與希望,但同時也可能造成另外一種危險性:領袖本身破壞既有制度、提出革命主張、拒絕妥協,造成嚴重的排他力量,而損毀社會多元的價值、危害被劃定為他者的人權。

當握有大權的魅力型袖絕對化己身的價值觀時,跟隨者會在這套意識形態籠罩下不斷強化領袖的權威,並運用各種力量來禁制異見的出現,此時在這為領袖控制的政治社群中,幾乎沒有力量能阻擋他的決定。在這種時刻,魅力型領袖個人對自己所負責任的認識和道德意識,就成了很重要的一道防線。

握有大權的魅力型領袖雖然很容易墮落,但不一定都會成為惡魔。他們若清楚意識到自己的權力與責任,可以選擇為惡也可以為善。

在此,想舉兩個例子,來談魅力型領袖的權力運用。

前陣子看了德國電影《帝國毀滅》,描寫希特勒人生的最後十二天。片中的希特勒,頑強地堅持自己的信念,明知失敗當前還是不願投降,一心走向自我毀滅。可是身為國家領導人,他的自我毀滅並非捨身成仁以保國祚,卻是要整個國家跟著陪葬的玉石俱焚。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作為一個領袖根本的失職,在這齣電影中表現得很清楚。一個受到廣大民眾崇拜的領袖,在敗戰當前不想收拾殘局、保護人民、為國家找活路,只在那裡自憐自傷繼續做帝國重振之夢,到不得不死時,還要人繼續遵行他的意志。違反其意者,他就要他們死。相信他的人,都不能求生,只能為他而死。他不願為國民在戰後的重建爭取更好的生存條件,不願讓更多國民活下來,只因為他相信強者才有資格生存,若是德國人不夠強,挺不過去,在他眼中原本就沒資格求生。令人戰慄的情節之一是:在軍隊已經沒有保衛柏林的能力之際,平民臨時被組織起來,沒有什麼戰鬥技巧,也沒有足夠的武器,幾乎是赤手空拳抵抗蘇軍,年輕的少年少女,就這樣為著空洞的國家信念戰鬥,犧牲慘烈;同時黨衛軍不斷抓捕違抗軍令者、或被疑為通敵者,任意加以毆打、殺害。而黨衛軍、少年團等對領袖信仰很深,眼見戰敗,很多人選擇自殺。最恐怖的例子是戈裴爾夫人為了不想讓孩子活在非納粹黨統治的社會,親手殺死自己的六個孩子,也很恐怖。

將人民帶向死亡的領袖,實在太糟了。當魅力型領袖迷失在自憐情緒、作出的決定已非根據理性判斷,而沒有力量可以阻擋他所犯的錯誤時,將造成慘痛無比的後果。不管是哪一種領袖,都應對自己的國家與人民負責。他或許不是為一己之私,但當領袖為了自己的目標與信仰而將整個國家帶往敗亡之路,死不認錯,已嚴重背叛將自己生命交在他手裡的人民。

另一個例子是達賴喇嘛。他的權威來自傳統制度的賦予,但他透過個人言行擴大了影響力,可視為魅力型領袖。他是失國之主,表面上所能領導的不過是一個貧窮弱小的流亡政府,可是誰都知道達賴喇嘛在全球圖博人心中無可取代的地位,也是全球知名的宗教領袖、良心象徵。

作為一位政治領袖,達賴喇嘛必須面對中國入侵占領圖博的事實,並試圖為民族文化的存續及人民的生存尋找出路。達賴喇嘛憑藉個人魅力使得圖博議題經常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同時他也了解國際政治的現實,儘管第一世界的人民對圖博的處境十分同情,西方國家政權不會給圖博獨立運動實質的支持,也不會承認圖博流亡政府,圖博人民到頭來仍然得在自己的土地上單獨面對中國的占領與統治。在此現實條件下,達賴喇嘛自1979年之後不再強調西藏獨立,開始期待透過與中國談判來爭取自治權,盼能回故鄉、繼續護持宗教、民族文化的發展。然而中國始終認定達賴喇嘛是敵人,談判缺乏進展;另一方面,圖博人的獨立運動卻越來越強盛,對達賴喇嘛路線產生壓力。

面對中國毫不放鬆的強硬立場,年事已高的達賴喇嘛,和面臨敗戰的希特勒有類似之處:他必須想出一個結束或繼續自己政治主張的途徑。目前所觀察到的情況是,達賴喇嘛希望透過民主審議的方式,讓族人一起討論圖博的前途、決定未來的路線。透過擴大會議來討論圖博前途,將賦予圖博流亡政府在處理對中談判時有更確定的立場和更大的正當性,也可能修正達賴喇嘛的立場。

其實達賴喇嘛在流亡政府成立後,就一直努力推動民主化,成立人民議會、制定「未來憲法草案」,其中規定:為了國家利益,有必要時,人民議會三分之二通過、並與高等法院商量後,就可以接管達賴喇嘛的職務。基本上,已經越來越走向政教分離的政治型態,並力求民主政治的實現。西藏流亡政府在2001年首度以直接選舉選出執政的「首席葛倫」,雖然目前流亡社區只有一個政黨,民主政治的制度都已具備,人民也在學習並進一步落實民主。

一位神權領袖打算由上而下促成民主政治的實現,努力促進人民的獨立思考,而非以原有的意識形態加以支配,這整個是魅力型領袖的自我除魅、自我削權,實在非常奇特。這樣的例子,讓我們看見魅力型領袖也可以己身之威權來為善,領人民尋找繼續存活的途徑而非步向死亡。

任何形態的權力者都可能造成暴虐惡政。即使有良好的制度、傳統道德的束縛、民意的壓力,有時仍無法防杜掌權者的胡作非為。不管什麼樣的制度,領袖的品格與中心思想仍然具有極大的影響力。一位總是將人民生命放在心上、時時面對現實的領袖,和一位只在意自己建構出來的國家圖像、營造空虛夢想的領袖,將帶領國家走向截然相反的路。

廣告

Responses

  1. […] 領往死、或引向生?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