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zauzau | 2009/02/17 星期二

二二八離我們不遠

教了幾年的大學通識歷史課程,每年下學期開學不久,我都努力地向學生講述二二八的故事。即使二二八事件已經編入中學課本,但是能夠說清楚二二八是怎麼回事的大學生並不多。

我通常會從1945年台灣政權轉移開始講,說明造成「二二八」重大衝突的政治、經濟、文化背景,以及台灣人為何會奮不顧身群起反抗,又強調國民政府從中央派軍隊來清鄉和事後的報復清算是根本是與台灣人民為敵,此舉對台灣社會造成長久傷害。我也會說明:二二八事件雖然看起來有族群衝突(台灣人與「外省人」之間的鬥爭)的一面,但事實上是政府的不當施政所引起,台灣人民是要推翻暴政、要求政治改革,並非要消滅外省人,只是當時正好政府官員多是外省人,才使得二二八事件有族群衝突的面象。

到學期末,出題考二二八事件的原因、經過和影響,還是很多人從族群衝突的角度來理解。很多人會說:「現在台灣已經沒有族群衝突了,再提這些事情沒有意義。」還常常有人提出:「現在選舉還有人在利用族群矛盾、實在可惡。」也有不少人寫上「事情已經過了、要珍惜現在的美好」之類的話。從這些答案,發現大部分人對二二八的理解,還是跟著主流媒體塑造的表象走,缺乏真正的認識,而且年輕人越來越不認為二二八和自己有何關連。對他們而言,二二八不過是歷史課本上的知識,除了應付考試之外,沒有太大意義。

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二二八平反運動走了近30年,看起來成果豐碩,從政府道歉、賠償、建碑、設紀念日,到二二八事件納入學校教材,一一實現,而且成為政治人物必須面對表態的議題,每到選舉總會被提出來炒作;可是,另一方面,近年二二八已經不再是禁忌,但卻消失在人民的記憶中,二二八的意義在行禮如儀的紀念活動中越來越空洞化,逐漸失去力量。人們模糊知道有這麼回事,但是感覺很疏離。而「二二八」這個符碼,在各種不同立場的操弄下,變得光怪陸離,有各種不同的意義。

2009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第一個二二八紀念日。馬英九上任後,急於對中國輸誠,朝著統一之路邁進,台灣長期民主政治發展的成果,也出現倒退的跡象。這個新局勢,或許會讓人民重新意識到認識二二八的重要性。因為二二八真的離我們不遠,類似的事件很可能重演。

在這一年,我們要從什麼角度來認識二二八?紀念二二八?

第一,是從二二八事件中體會當時台灣人的時代精神。二二八是影響台灣歷史發展的重大事件,人民抗暴失敗慘遭屠戮的悲劇。每個民族都會在歷史敘述中談論未竟的革命、烈士犧牲的故事,這些失敗的抗暴行動留下歌、留下故事,越被禁止就越有力量,成為人民抵抗的精神傳承。我們從二二八事件中明知危險仍然出面處理的地方領袖「甘心為眾作犧牲」的故事,還有青年們為了守護家鄉奮不顧身跳出來的普遍現象,可以了解當時的人們所謂的「台灣精神」:愛鄉土、愛人民,社區有難奮勇出面擔當處理,不為私利、勇敢犧牲。

第二,就是要從中學習教訓,守護台灣的主權獨立與民主自由。

我常在講述二二八的歷史後,要學生想一想:如果將來台灣被中國佔領,你們被逼得生存不下去,必須要起來反抗,那你們有什麼條件可以表現得比二二八的時候這些人更強?還是有什麼其他做法?如果現在再次發生二二八,台灣人是否也會被鎮壓後、長期恐懼沉默?

林義雄先生在2006年2月曾為文指出:「不應再草率地以「外來政權」、「族群不和」等浮面現象來模糊二二八的真相,應直探二二八的本源,也就是專制腐化的政權殘酷鎮壓抗暴民眾,並蓄意屠殺台灣菁英,以確保政權。探究二二八的真相,應該從歷史事實中學習寶貴教訓,不單在於對當年加害者的譴責。如果能進一步從當年抗暴人士所犯的各種錯誤中獲得教訓,從中學得如何避免專制政權的產生,以及反抗暴政的能力,才能使這件慘案對大家有積極正面的價值。 」這段話說得再好不過了,正是我們為何要認識二二八的重要理由。

第三,是從中學習關懷人權和正義,並了解到二二八離我們不遠。

關於二二八,有各種角度的歷史詮釋。有些人會說,二二八事件沒甚麼大不了,國民黨在中國做的壞事更多,殺死的人更多;也有人說,人民反抗當然逼政府不得不鎮壓,政府的處置不算過度。那,你怎麼看?少殺一點人,就是仁慈嗎?如果不是施政出現重大問題,讓人民感到痛苦,人民為何要反抗?我們真正應該在意的,難道不是人權是否受侵犯?正義何在?

二二八離我們並不遠。2008年3月,圖博(西藏)人民在拉薩等地展開抗議行動,中國當局將之醜化為暴民「打砸燒搶」,派軍隊鎮壓,逮捕很多人。中國人民多接受政府說法,認為是圖博人暴動在先、鎮壓有理。這套說詞,就像國民黨政府長久以來對二二八的說法,事件之後的清算與加強控制,也如出一轍。

或許你覺得西藏還是太遠。2008年11月,中國特使陳雲林到台灣,台灣人民想要以和平抗議的方式表達心中的疑慮,卻遭警察暴力對待、強力壓制。有人帶著國旗上街,被警察搶下旗子並打傷;唱片行放台灣歌曲卻遭警察衝入阻止。憤怒的人們在11月5日和6日晚上和警察發生衝突,7日清晨鎮暴警察掃蕩街頭,許多人受傷,還被指為暴民。幾天之內,台灣從自由民主的社會退回戒嚴國度。

當政府為所欲為,毫不在乎人民的感受,二二八就可能再度發生。當被壓迫者走上反抗之路,你會站在哪一邊?

廣告

Responses

  1. 感動的一篇文,謝謝你寫的這麼清楚,希望能有更多"年輕"人理解。

  2. 請問此篇是否可以轉貼呢?

  3. 國民黨對二二八的態度令人憤恨,很大的原因在於這個政黨對人的生命與價值的不重視。在這點上,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可說是不分軒輊。在中國大一統、在中國不可分裂的想像、在人數多寡的計算衡量下,少數人或一些人都可以犧牲的。「投名狀」裡那歃血為盟,死生相托的兄弟誓言,在人數或利益的計算衡量下,都是可以反悔的。而這在中國歷史場景裡都一直在上演著。

    我們來看看98年1月7日立法院第7屆第2會期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會議記錄,其中國民黨呂學樟委員在衡量二二八紀念日與五一勞動節所做的計算:

    全世界工業先進國家對五一勞動節都相當重視,將之定為國定假日,但我們則不然,倒是二二八,不但是國定紀念日,還是國定假日。對於二二八受難者及其遺屬,我們寄予同情,並訂定二二八補償條例給予他們數百萬補償金,甚至還設了一個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我們為了少數一些人,考慮這麼多,不但還其尊嚴,還予以補償,但對於多數人的權益,我們是不是有顧及到呢?就像五一勞動節,我國有7、800萬勞工朋友,政府漠視了他們的權益,卻為了少數已經過世的人,給予那麼多尊嚴和補償,這難免會給人「只顧鬼神不顧蒼生」的疑慮!

    對待人權迫害事件,其態度能如此輕薄,實在令人寒心。基本上,這一段言論,著實反映國民黨處理二二八事件的策略:做都做了,賠也都賠了,還給國定假日,不過是一些「少數人」,日子到了做做樣子就好了。這是國民黨衡量生命與尊嚴的尺度。

  4. 歡迎轉貼轉寄,請記得要註明出處和作者。

  5. 謝謝 kojeve 提供呂學樟發言的內容。這種「二二八不過是少數受難者家屬的事」的看法,正反映出二二八意義失落、詮釋異化的現象。如果這是執政黨的立場,那實在是台灣人的悲哀!

    二二八不是少數人的事情,二二八對台灣人的影響是全面的、長期的;二二八事件也不止是人權受侵害事件,還有台灣人集體抗暴、追求自由民主與正義的故事。

    盼大家能繼續把二二八的故事講下去,讓這個記憶化為力量,而不是成為政客玩弄的符碼、行禮如儀的虛空。

  6. 「二二八不是少數人的事情,二二八對台灣人的影響是全面的、長期的;二二八事件也不止是人權受侵害事件,還有台灣人集體抗暴、追求自由民主與正義的故事。」

    鼓掌!!

  7. 張克輝屠殺閩南人,點此閱讀我的部落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